追蹤
黃家看世界~
關於部落格
作賤自己也糟蹋別人(慢著)
  • 177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下臺一鞠躬。

其實關於那天開會我就該寫下這篇 不過我一直想不到該寫些什麼 大家的重點可能在小俊跟小傑不能生下一子半女(?) 不過我還是不違慣例的想了一些。 當大家說,小傑沒有衷心把我們當朋友的覺悟,很多事情都忍著不說 其實我心中很複雜 那我自己是否更糟糕? 我對自己的感受,一向是輕描淡寫給人知道。 甚至很多時候,我連輕描淡寫都不願意。 應該說,我是會因人廢言的那種人 就算是兩個結拜,我也不會對我的個性跟行為去做深沉的剖析。 我不太願意溝通,或者說我不太願意花時間在溝通上面。 這是個基本的問題。 到底是我對溝通絕望,對我認識的人類絕望,對朋友絕望或者對自己絕望… 是哪個導致我變成這樣,我也不太清楚。 而我就是這樣。 很多人也不太清楚我所謂廢人模式on是怎麼回事。 其實很單純, 就是我把心中的牆又加厚了一堵而已。 我沒有辦法像某些人很自豪的說,我不需要別人理解我 我只能卑微的說,不理解我就算了 差別在哪? 在我其實需要人理解,儘管我從不做令人理解的動作。 寫下這些文字也不太能算例外。 這些文字也只是具現了那些原本模糊的情形。 所以我才說,反正我廢人模式on了,我不介意任何人對我的批評抨擊。 其實又跟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有些出入。 我只是斷絕了我對外的發送。 那天我覺得小傑好可憐, 他需要的只是那麼簡單,而我幫不了他。 我卻必須為了穩固自己立場,而針鋒相對。 我並沒有對那天的言論後悔,或者什麼。 門關上了本該就是這麼說話。 只是我對自己的失望,又更深進了一步。 其實那時候,糖姐幫我說話那時候。 就如同結拜說的:雞毛羞恥play 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 我以為,我的無力,我的徬徨無助,我的懦弱退卻,我的失落,難過,悲傷。 沒有必要讓人知道。 知道了又如何?你要幫我做我該做的事情嗎?不可能。 就當我選擇不說,而糖姐幫我說了。 那些找不到藉口的壓力是因人而異,而不能去理解體諒的。 我冷眼看著那些,一直到這句話的出現。 「你說你身體不好,那你知道雞毛是那種覺得自己隨時死掉都沒關係的那種人嗎?」 結拜看了我一眼,我給他肯定的點頭。 那時候仿若針扎心口。 我不知道該做何表情。 有些事實聽起來是那麼的刺耳。 尤其是自己所厭惡的自己被人所知。 而寫到這裡我詞窮。 對不起。 我運氣很好,有著一群人不計回報的幫助我。 而你們運氣不好,當上社長的人是我。 謝謝你們陪伴我,不管是敵人還是朋友,都感謝你們。 其實我很討厭那句讚揚我的話 「我肯站出來當社長就代表我這人不錯」之類的 其實,我後悔了。 當初我只是覺得這個坑大半是我挖的,所以我該跳。 而事實上誰都可以跳,這只有違背我那絲毫的良心。 那次吃麥當勞。 我,小俊,seven,秋顏學姊,廣x學姊 是這些人決定讓seven接任的 後來我總是為自己辯駁:我當時只是個新生,沒有講話的立場,講話的份量也不夠。 儘管這是事實,而我卻沒有做出半點反駁。 只因為他終究還是我室友,我不想得罪每天見面的人。 自此我可以說是忽略了其他所有對社團有貢獻的人的感受。 那時候,我會說那我當副社 也只是一種監視,而我敢作的也就只有這麼多。 之後,把seven逼走的也還是我。 事實上我可以做的很婉轉,沒必要不留台階給人。 終究,一旦我不把人當朋友看待,就沒有給台階的道理。 所以根本沒有站不站出來的問題 你們就當做雞毛貪圖權力,公然篡位就好。 畢竟這坑之大,也是我造成的。 只是我想不到,我可以在坑裡面挖出另一個坑,再叫自己跳而已。 要留言的不准安慰我,我沒有心情不好。 我只是想說一些我從來不肯說的話。 因為我不是社長了,也再也不會是了。 ...字好多 我不想校稿了 =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