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看世界~

關於部落格
作賤自己也糟蹋別人(慢著)
  • 17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本氣] 用嚴謹的科學態度探討人際關係

基本上會寫東西就是要給人看的。 至於要給誰看那就是另一個範疇的艱深問題。 反正,這篇文章適合放在這種廣告文比活人多的blog裡(靠) 會固定看這的活人我猜只有張禽彥跟羅默,有漏點到的可以出個聲(?) 由於我是炒冷飯界的專家,pro。 不免再度提一下張禽彥曾說過我是極端流宗師。 (其實炒冷飯專家也是張禽彥說的,感謝禽彥大大無私分享。) 所以特此開一個說文解字小專欄,極端流宗師。 極端流:此流派特色為人際關係非常極端,尤其對於好朋友竟是可以一天之間變成老死不相往來的陌生人,堪稱極端界的典範。 跟極限流空手道毫無任何關係,如有雷同,純屬單方面的抄襲。 宗師:代表此人在這個領域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總結-雞毛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是的,我自己都無法客觀而正確的解釋這一切的緣由,以致於我每次都只能用我的主觀態度去被人打臉。 但身為一個大無畏的固執人,我便是可以堅持己見無視那些打臉。 我喜歡探討那些自己沒辦法探討的東西,而我樂此不疲。 事件的開頭通常是我的好朋友(姑且對我而言算好感度高)。 做了一件令我沒辦法接受卻微不足道的小事。 只因我沒辦法接受,所以那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變成天塌下來的大事。 人是以自我為中心再去體貼這個世界,而雞毛常常只有自我中心而忘記體貼客觀。 於是就把事情鬧大,而我從沒想過要從中套利。 當然這事情並不是很常發生,所以我還有很多朋友。 第一次發生的時候我並不在乎,儘管其實後來是有帶給我麻煩。 而我有意識到的這次差點發作,這次。 我開始覺得有必要正視自己的病情。 我相信繼續嚴重下去,哪天我因為某人而把小濬永久從我人際關係裡刪除也是指日可待。 回到我自己的論點。 如果跟我成為好朋友卻更需要擔心會瞬間被我討厭-而且是因為小事。 那我怎麼可能交到朋友。 回到標題。 所以我們必須以鹽井(啥)的態度,去探討雞毛的人際關係。 大師-碧格彼科‧史諾曼‧尬德喜德(*1)曾經說過 「這頂多也只是好感度稍微下降的問題,沒有那麼嚴重吧 (YAY)」 這的確令人深思。 事情往往很簡單,處理起來不難。 複雜化的是人,複雜的是人。 人嘛,還是該學會坦率坦承,有個坦字都很好。 你看張禽彥當坦克,人際關係不就過的很爽ㄇ。 我對不起大家。 備註 *1:化名,應該很容易知道是誰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